登錄×
電子郵件/用户名
密碼
記住我
香港

香港可借高端醫療旅遊走出困境

陳惠仁:醫療旅遊市場不僅利潤高,更可充分利用香港固有的旅遊與醫療資源,且香港產業鏈集中及擁有高度成熟的資本市場。

2020年全球肆虐的新冠疫情不可避免的重創了香港的旅遊市場。去年1-10月訪港旅客人數大跌92.9%。消費旅遊相關行業第三季度失業率急升至11.7%,而該數據還未反應同年10月國泰港龍航空停運裁員以及政府保就業基金完結後的情況。香港旅遊業自身依賴單一市場,“量高低值”的結構問題難以應對疫情後的旅遊生態。

作為香港四大支柱產業之一,除GDP的貢獻外,旅遊及相關行業一直是支撐本地就業的重要力量。香港必須着力發展多元化高利潤的旅遊產品。醫療旅遊市場不僅利潤高,更可充分利用香港固有的旅遊與醫療資源,且香港產業鏈集中及擁有高度成熟的資本市場。故應着力發展“量少高值”,吸引新興市場富裕階層的高端醫療旅遊市場。

過去數年,世界各地正在搶灘醫療保健旅遊這塊朝陽行業。世界衞生組織預測至2020年醫療健康相關服務業將成為全球最大、發展最快的朝陽行業,與休閒旅遊一共將佔全球GDP的22%。其中,中國是海外醫療旅遊的剛需大國。根據中國海外醫療服務機構盛諾一家於2020年初做的調查發現,中國2019年赴海外就醫人羣中,65%來自高收入的企業家及企業高管,美國、英國及日本佔海外就醫市場的99%。毋庸置疑,香港的旅遊資源異常豐富,醫療人才及技術均名列世界前列。香港開放的市場環境能更好的調動國際醫療資源,且憑藉與中國內地的緊密發展,在各國新冠疫情以及中美關係不明朗的前景下,更有絕對優勢吸引中國新富階層赴港就醫旅遊。

為何過去數年香港在醫療旅遊領域被淹沒了身影?

筆者認為主要是沒有以政策為主導的行業合作、社會存在質疑之聲以及過往香港旅遊業依賴中國市場紅利阻礙了業界發展高端旅遊產品。其實市場之手早已將香港的醫療資源向內地延伸,如香港上市的醫思醫療集團與中國在線醫療服務品牌企鵝醫生合作,通過線上平台及人工智能技術,為大灣區居民赴港就醫提供了更加便捷的服務。但橫向比較世界其他地區的醫療旅遊市場,政策扶持或政府主導的發展模式是短期快速建立旅遊品牌的關鍵。比如泰國自2004年推行“Medical Hub of Asia”計劃,日本政府在2010將醫療旅遊定為國家支柱產業。

香港是一個高度市場化的經濟結構,只要有市場需求及政策支持,行業自會結合資本的力量開疆拓土。首先應政策上放鬆市場限制,打開不同業界與市場之間的壁壘。比如加快兩地保險業互通,落實市場期待的“保險通”機制,將可極大提升醫療消費能力。其他政策如向採用醫療科技及提供培訓的私人機構提供税務優惠或資助,對有醫療需要的旅客發放醫療旅遊簽證,放寬逗留時間或入境次數。政策先行,還需要業界的緊密合作,開發具吸引力的醫療服務及旅遊產品,能針對性滿足旅客入境後的需要, 最好能組成跨業界的醫療旅遊協會,統領醫療、旅遊、航空、酒店業等不同領域的合作。要打造國際醫療旅遊城市,還需要政府協調旅遊發展局、衞生署等部門,提高行業監管與加強品牌推廣。只要改變視野與思路,香港旅遊業將迎來可持續發展的新動力。

至於社會上質疑香港土地及醫療資源短缺,筆者認為,這並不構成發展醫療旅遊市場的負面因素。香港確實不能如日本、新加坡在市中心興建大型綜合醫療機構。只要政府適度放寬土地用途且整合私人醫療市場網絡,可利用交通網絡優勢形成點對點銜接的精品服務。香港短缺的醫療資源主要在公營機構,高端私營醫療市場獨立運作且具有一定的體量,只是沒有形成醫療旅遊品牌。反而筆者認為在政策上應大力鼓勵發展更多的醫療服務培訓,提供更多的本地就業機會。只要政策清晰、監管到位,發展高端私人醫療市場並不會搶佔公營醫療資源。相反的,如果行業前景明朗,更可吸引更多人投身醫護行業。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説》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户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